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INbETTCIBRuBK3IvEyYX5sU-/article?mid=6890

經原作者樂風同意轉載

 


      上週在圖書館借閱了一本傳記,當中的主角名為胡鐵花,大家可別誤會跟楚留香有什麼關係,此胡鐵花可是真有其人,而且兩代與臺灣歷史有重大關係。

  清朝末年的臺東直隸州知州胡傳,字鐵花,號鈍夫,是一位能員幹吏,而他的兒子赫赫有名,相信大家應該都聽過,就是少數能在蔣介石手下當官還敢罵蔣介石,卻又能全身而退的胡適先生。

  胡傳是徽州茶商的兒子,父親在他十六、七歲時要帶他到上海做生意,他的老師同時也是伯父胡星五先生認為他的資質優異且讀書甚勤,不應當被埋沒在生意場上,於是送他到上海川沙從師問學。

  後來胡傳步入仕途,並於1892年來臺,當時已經52歲,甫登岸不久就遇到原住民攻擊,經歷此事的胡傳想法與眾不同,一般人大概會力陳政府立刻進行剿滅,而胡傳認為臺灣兵力應該用於抵禦外侮,不宜將矛頭指向自己人,這裡的自己人說的正是原住民。

  臺灣第二任巡撫邵友濂任命他為全臺營務處總巡,專門勘查臺灣各部隊營務狀況,這是一份苦得不能再苦的差事,需步行全臺考察,當時臺灣「自然生態良好」,胡傳的步行環島壯舉比起現代人難度高太多,途中他的僕人張茂病死,後來找來四名親兵護送,也全部病亡。

  胡傳是個認真的人,只要能到之處一定細心觀察當地營務狀況,首先按名冊點名,看看有沒有以假人頭領軍餉的現象,或是該到營卻不知去向,打混摸魚的兵,然後測試體能戰技,看看訓練是否落實,最後由各營挑選神槍手,進行三發打靶測試,表現良好者打賞,其官長也報請敘獎,表現差者其官長懲處。

  經過這樣披星戴月的考察行程後,胡傳有了大發現,他發現臺灣砲臺的砲手竟然無人會測量,發砲全部用目測,又發現各營時常在胡傳督導時報公差,實際在營者甚少,所報公差者很多根本查無此人,假人頭現象嚴重,還有子彈太少捨不得打靶的。

  胡傳在埔里巡視時,遭到副將滕國春刁難,拒絕集合部隊供檢閱,但胡傳堅持原則,完成任務,事後並將其哨官劉得雲簽報懲處。其實,在檢閱之前,胡傳在埔里看到了應該是此行最令人震撼之事!

  埔里地方居然有人賣人肉!當地漢人看到原住民便爭相殺之,取人肉來賣,每兩賣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又煎原住民之骨為膏,稱作「番膏」,官府禁止無效!如此行為!漢人還敢說是自己是文明的民族嗎?

  此行結束後,胡傳認為臺灣兵力有三分之二用於防禦原住民的攻擊,而像澎湖這麼重要的地方居然沒有水師,各地兵勇素質低落,兼又彈藥不足,臺灣的防務問題相當嚴重。

  後來胡傳轉任臺南鹽務提調,認真的個性使他對於其中弊端無法視而不見,其實鹽務提調是個肥缺,所以歷任官員只忙著收賄款,放著正事不幹,鹽務的帳冊非常混亂,只有一個叫做張啟祥的人能搞清楚,從前的官員們偷懶,帳冊之事全都交給他處理,造成此君非常傲慢,與胡傳對答常顯不耐,一問三不知,胡傳當眾給他難堪,張某氣焰才稍稍收斂。胡傳並天天召張某至身旁,親自條條核對帳冊,終於將帳目弄清,免於被下屬欺瞞。自此而後,臺南鹽館的盈餘大增。1893 年,臺灣末代巡撫唐景崧任命胡傳為臺東直隸州知州,展開了他另一段新的人生。

  胡傳頗想在官場上有所作為,對於新職頗感興奮,結果上任第二天,臺東最高軍政長官鎮海各營統領姓後名元福突然暴卒,臺東的治安維持立刻出現大漏洞,胡傳初來乍到,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他趕緊上書要巡撫衙門派代理官長前來,結果得到的答案是要胡傳自行代理!

  當過兵的都知道菜鳥長官的難處,胡傳又是文人,不過胡傳雖暗自叫苦,但心念一轉,認為這是「書生難得之奇遇」,從此後山軍政大權集於胡傳一身,對於認真辦事的胡傳來說其實也是方便許多。

  官兵對於新任胡「統領」的到來,都在看這個無用書生究竟有什麼能耐領導他們,胡傳也很聰明,他知道後山部隊被拖餉是常有的事情,他上任後立刻除此問題,餉銀不及發出就以自己的養廉銀(雍正時創立的制度)先墊付,士兵知道統領的心意後無不歡欣鼓舞。

  胡傳與官兵們建立良好關係後,開始就要來硬的了,就是解決部隊抽鴉片的問題,後山部隊一千七百五十人中,竟然只有九十九人沒鴉片癮,胡傳限期一個月戒除,結果部隊嘩變,集體請假,胡傳上書巡撫,請巡撫撥下軍餉遣散不願意戒菸的士兵,並派官輪準備將這些人運回內地。

  其實士兵集體請假只是虛晃一招,想不到胡傳真的要遣散他們,而胡傳也退讓一步,說明只要願意領戒菸藥丸者,可再寬限一個月,一個月後再無法戒除,方才遣散。經過他不斷努力後,成效卓著,只有七十餘人無法戒除。

  後山原住民與漢人的比例大約十比一,原住民身強體壯健步如飛,地形熟悉又沒鴉片癮,所以軍營中也會有一些原住民戰士,但是漢人剋扣原住民軍餉,此弊端也被胡傳解決。

  日軍侵台前夕,臺灣各部隊無戰力且弊端叢生,唯讀後山例外,均得力於胡傳之功。

  甲午戰敗,臺灣被割讓,胡傳原寫好遺書準備與臺灣共存亡,劉永福也請他留下來一同護衛臺灣,但此時胡傳健康已經急轉直下,甚至無法走路,只好內渡大陸,途中還兩次遇到強盜,兩次都由臺東原住民出動百人解救,後回到大陸不久即病亡。

  民國四十一年,胡適回到臺東這個他小時候曾經與父親住過的地方,當地人都還記得他的父親胡「統領」,看來胡傳在臺東治軍頗有成績,父老們過了五十七年依然無法忘懷,當地原住民也還保有當年胡傳離開時贈送的官服(現存在臺東文獻委員會)。臺東人為了紀念他為他立碑,火車站前也有一條路名為「鐵花路」。

  臺灣最近揪出了不少惡法官和檢察官,讓人對台灣的吏治感到心寒,我們臺灣需要更多像胡鐵花先生這樣,勇於任事,不辭勞苦,兩袖清風又能興利除弊的好長官,只是這樣的人到底在哪呢?
 

參考資料

      1.黃學堂

            1997  ;胡傳傳:南投縣南投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看到這篇我想到了幾件事
1. 和我一樣念過國立編譯館課本的人,可能還會記得胡適的經典名言:「娘什麼,老子都不老子了」。沒錯,胡傳就是傳說中的那個老子。

2. 埔里漢人和原住民相食的故事,以前聽我老爹一位世居埔里的朋友提起幾次,他說過他的祖父輩吃過原住民肉,原本也不太確定真偽,這篇文章提供了另一個證據。


nov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PT
  • 政治之隆汙、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向!清末台灣建省,沈葆楨、劉銘傳等歷任賢臣治績歷歷在目,後山雖然偏遠,臺東舊站前有鐵花路,鯉魚山忠烈祠旁有「清臺東直隸州州官胡鐵花紀念碑」,台東、屏東交界有所謂「阿朗壹」古道,也正是昔日原住民打獵遷移、先民拓荒、清兵行軍的「琅嶠卑南」舊道。可惜自從推動教改,藉口「在地化」去中以來,類似此文表彰先賢「治台撫番」的文字已不受重視!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