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主流媒體的科學新聞報導不連結回原始資料來源?
http://pansci.tw/archives/1894

這篇文章提到英國幾家惡名昭彰的媒體,雖然借用了學術研究的題材,但是胡亂捏造了聳動的報導內容或者擅自引伸無關的結論。

其中提到的一個例子:

第一個案例,英國電訊報日前報導「海上風力發電機組造成鯨魚擱淺」(Wind farms blamed for stranding of whales)(現已撤下),這篇報導的資料來源是PLoS One期刊上的這篇論文「喙鯨對模擬以及實際的海軍聲納有反應 (Beaked Whales Respond to Simulated and Actual Navy Sonar)」,電訊報的的報導中說「海上風力發電廠是鯨魚發生海灘擱淺的主要原因之一,研究此一議題的科學家如此表示」,然而該論文從頭到尾完全沒有提到海上風力發電廠!論文作者之一Ian Boyd教授在報導中還被引言,但是事實上Boyd根本沒有接獲電訊報的採訪,也沒有在其他地方談及海上風力電場對鯨魚的負面影響,卻被擅自當成「權威專家」引述。搞得他只能在那篇報導下方留言回應。雖然電訊報後來撤下報導,並刊登更正啟事,但是你可以自己讀讀看,就知道這更正啟事同樣沒有反省的意思。

事實上,就算我們不是科學家,也不是該領域專家,如果電訊報在報導中鍊結引用論文出處,任何人滑鼠一點過去就會看見論文標題跟摘要,馬上就會起疑:「這篇論文談得是聲納吧???」

報導者沒看原始論文,OK,拿研究單位發的新聞稿來改寫,OK,可讓我們看看原新聞稿:「鯨魚『怕』聲音」(Whales Scared of Sound),裡頭也完全沒提到海上風力發電廠。電訊報的報導只能說是穿鑿附會,聯想力十足:鯨魚怕聲音–>海上風力發電廠運轉會發出聲音–>鯨魚擱淺是由於海上風力發電廠–>「專家」也這麼說。這種超級跳躍性的推論就被當成正式報導,不斷被轉載,談論,直到論文作者微弱的抗議被看見,然後才不情不願撤下報導,放上一篇更不情不願的更正啟事。

如果報導中有連結,報導者在扭曲報導之前應該也會想想:「這樣一下就會被揭穿,那還是謹慎下筆好了」。

任何人只要去讀一下原論文,就會立即查覺這是記者胡扯,但這類的報導從不提供原始資料來源,雖然就算提供了恐怕也很少人會去看。不過提供原始資料來源也未必方便,現在很多人都是從入口網站讀新聞,而其中有很多是電視廣播的新聞稿,兩者大概都很難在媒體中提供原始資料來源。

以前我也會被這些很奇怪的「科學」新聞騙到,這是出自於對其他領域專業人士的信任,也信任記者會忠實轉達,然而長時間的觀察證明兩者都該畫上問號。這導致一個很糟糕的現象,主流媒體的科學報導最後常常淪落為網友口中的「看看就好,不必太認真」、「科學家又在唬爛」。

nov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猶未盡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那些名嘴或名人說的話
    影響力已經比所謂的專家還大
    小一點的像是減肥葯
    醫生說減肥藥傷身 可是藝人在代言
    就一堆人在買 然後吃出問題再來怪東怪西
    大一點的像是之前流感疫苗
    十幾個專家開會討論的結果
    是病人死亡跟疫苗無關
    可是名嘴手往桌上一拍 大喊一聲
    「怎麼可能沒有關係 專家無能」
    一堆民眾就開始起鬨

    自由的社會本來就有質疑各種說法的權利
    但是這種質疑是經過自己判斷之後的想法
    還是只是人云亦云 兩者差距不可謂不大

    台灣的優點是自由
    台屋的缺點卻也是自由
    因為這自由 已經過了頭
  • noname
  • 打了針的劉小弟
    生前最後一句話「媽媽我不打疫苗」
    打了後身體馬上不適直到出血
    送進醫院便一直惡化到死亡
    他老爸也是學醫的醫師都質疑了
    政府後來找來一群 "專家" 說無關?
    還說應是劉小弟是個人身體
    有其他疾病問題
    實事求事的精神很對
    用在任何學術上都對
    我可以不信任那些名嘴
    為什麼我們又要信任這些開開會就決定
    一切的 "專家" ?
  • 夜猶未盡
  • 樓上講的很正確
    我想表達的就是這個
    遇到事情應該要先有自己的想法與判斷
    我不是醫生 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情況是怎樣
    我想提出來的不是專家對或專家錯

    而是 有些民眾根本就不思考
    有人說對 他們就說對
    有人說錯 他們就說錯
    跟傀儡有什麼區別??

    如果是我的想法
    專家要提出證據說明為什麼無關
    然後證據要由第三方來認證(例如無利益關係的國外醫生團體)
  • 在網路上看到相同的理念總是會讓人感到欣慰。麻煩的地方在於很多事情在學術上是屬於未知的,然而從公共政策的角度仍然非做決定不可。

    最理想的是大家有能力判斷哪些資訊可信賴,而不是甚麼都不信。如果三教九流的訊息充斥,最後導致大眾無視所有可能潛在的危機、對所有專業人士建議都麻痺,反而是很糟糕的事。

    而且不管再怎麼證據確鑿的議題,要找個沾到邊的專家持反對意見並不是很難。例如諾貝爾生物醫學獎得主 Kary Mullis 是一位公認才華洋溢的生化學家,但是他反對愛滋病是HIV病毒造成的,也否認地球正在暖化,據我所知這兩個領域都不是 Mullis 的專長,但「諾貝爾生物醫學獎」的名號抬出來可以獲得多少信賴?

    台灣高等教育這麼普遍,各個立場要找個沾到邊的博士、醫生甚至是來路不明的專家都很容易,民眾看到的就只是檯面上的混亂,乾脆所有的專家都不信,對於學界共識可能自始至終完全接觸不到。

    novus 於 2011/05/22 2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