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裡,胡適在 1960 年 4 月 10 日說:

前幾天,高平子的孫兒來,他引張載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四句空洞的話。我問他:「怎麼叫『為天地立心』?你解釋給我聽。」我對他說:「你的祖父是學天文的,你不應該再引這些不可解的話。」

如果胡適今日還在,會說些什麼呢?

nov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trength0179
  • ...
    中文這種不可解的東西太多了

    我馬上可以想到一個例子
    「我好傷心啊!」
    心哪會傷?
    「我好難過啊!」
    要過什麼?
    如果按照胡適的標準,以後大家講話都只能用「我的腦感到哀傷的訊號。」
  • 胡適同年代的人也常用類似的論點批判他,我覺得沒有抓到重點

    novus 於 2015/11/10 20:20 回覆

  • 訪客
  • 難過姑且不論,中文的心一般泛指精神而不是醫學的心臟,精神為何不會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