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嗣涔教授的超能力研究一直爭議不斷。在他的著作、演講中,最重要的一個案例大概非高橋舞莫屬。這位中日混血的女孩據說能夠用手指識字,甚至後來還可以和另一個世界的人溝通。

不過高橋舞至少曾經被抓到兩次作弊。

第一次是在日本被James Randi抓到。當時高橋舞跑去參加日本才藝表演之類的節目,然後節目請Randi當特別來賓。

根據以下資料

http://dagmar.lunarpages.com/~parasc2/en/amazrand.htm
http://www.skepticfiles.org/randi/randi029.htm
http://www.skepticfiles.org/randi/randi033.htm

在正式上節目的前幾個月,Randi曾透過攝影機抓到高橋偷看的動作。

1996年節目邀請Randi到現場當特別來賓,不過基本上只是VIP觀眾,不能照Randi的想法去設置,最後成敗靠現場觀眾投票而非Randi一人決定。

根據高橋舞和節目定下嚴格的條約,演出方必須對環境有完全的掌控權,包含光線、溫度、在場人員、進行方式等等一切有可能影響結果的條件。

因此Randi也在一開始就聲明,這次他只是以特別來賓的身分出席,無法在自己控制的條件下進行測試,所以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此次節目都不合乎Randi獎金條件。

節目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關先照高橋的方式表演一遍;第二關Randi得以加入部分控制條件。第一關很成功,結果高橋在第二關觸礁,先是答錯好幾次,然後又被其中一部攝影機抓到作弊。觀眾投票的結果是高橋 59,Randi 141。最後電視節目只有播出成功的部份,而失敗的部份被剪掉了,我想可能與高橋和製作單位的契約有關。

在這個事件結束之後,高橋舞的家長控告Randi妨害未來演出機會。

http://faculty.law.lsu.edu/ccorcos/biblio/daubertotherissues.htm

Self-professed psychic sues"Amazing Randi" for ruining her career.
Sixteen-year-old Maie Takahashi has charged James Randi with deliberately maligning her and ruining potential business opportunities based on her claimed psychic ability which would have been open to her in the Far East.

另一次是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心理學與精神醫學教授Gary E.Schwartz,此君不是懷疑論者,和李校長一樣是研究通靈的人,並且和Randi不合。以下取自他所寫的《靈魂實驗》一書(P.76~77):

騙局充斥的領域

從不同管道聽聞消息,一名年輕的亞裔美國女孩,住在洛杉磯,宣稱有能力從折疊封閉的紙片,辨識出裡面撰寫的文字。相關研究從她九歲時開始,進行已達七年之久,重重報導出現在中國大陸各個期刊,不約而同證實她的能力。

也有其他研究,包括一直不相信所謂靈媒的James Randi,則對此事提出質疑。

2000年初,琳達和我有個機會,當著一群來自台灣、北京、舊金山、多倫多等地的科學家面前,對這名已經十七歲的女子進行測試。實驗過程中,先將一組隨機的英文字母及0到100的數字寫在紙上,然後將紙折疊數次,確定看不見為止,最後再放入一個不透明的布袋裡。

我們同意參照先前在台灣進行過的實驗步驟,讓布袋綁在女孩的手肘上,並允許她的另外一隻手伸入布袋內,探覺紙張。

第一階段的實驗,的確驗證了超能力的說法。但是,許多測試的環節似乎引人垢病。於是我們設計了更嚴格的防護措施,重新進行實驗。

第二階段的測試沒有完成。

我們中途喊停,因為博士班學生蘿妮尼爾森發現,用來密封紙張的膠帶下方有藍色的棉絮,顯示中間動過手腳,讓紙張得以在布袋內打開,最後再重新封起來。

經過攝影機精密的檢查,證實了我們的疑慮:這名女子非常有技巧地矇騙大家,偷窺紙張內容。

我們向女孩及其母親表示,願意再做一次實驗,不過要按照指定的條件──女孩的手必須從頭到尾露在外面,並且中間要隔著屏障,不能讓她看到手或紙張。

顯然條件無法接受,所以沒再對這個女孩做進一步的實驗。

後來,當女孩家人對James Randi提起訴訟時,我們還提供書面文件給Randi的律師。雖然在許多地方與Randi存有歧見,但只要他是對的,我依然跳出來仗義執言。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恐怕是極少的機會,使我們站在同一陣營。

算我孤陋寡聞,其實我是最近才知道這兩件事的。好久以前李教授在中國時報連載的文章,曾讓我認為超能力或許有可能。兩年多前我去聽他演講,內容已經不只是氣功了,過度空泛的想像和滿天神佛,給人踏不著地的感覺。

演講中他繼續拿高橋小姐為主要案例,和Randi的那段則完全不提,十年來繼續將高橋視為有效研究案例。所以最近得知此事頗為訝異。

高橋或許真的有超能力,但就像考試,抓到一題作弊難道代表其他題目照常記分?從事爭議性的研究應該更加嚴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vus 的頭像
novus

novus log

nov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