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嗣涔教授的超能力研究一直爭議不斷。在他的著作、演講中,最重要的一個案例大概非高橋舞莫屬。這位中日混血的女孩據說能夠用手指識字,甚至後來還可以和另一個世界的人溝通。

不過高橋舞至少曾經被抓到兩次作弊。

第一次是在日本被James Randi抓到。當時高橋舞跑去參加日本才藝表演之類的節目,然後節目請Randi當特別來賓。

根據以下資料

http://dagmar.lunarpages.com/~parasc2/en/amazrand.htm
http://www.skepticfiles.org/randi/randi029.htm
http://www.skepticfiles.org/randi/randi033.htm

在正式上節目的前幾個月,Randi曾透過攝影機抓到高橋偷看的動作。

1996年節目邀請Randi到現場當特別來賓,不過基本上只是VIP觀眾,不能照Randi的想法去設置,最後成敗靠現場觀眾投票而非Randi一人決定。

根據高橋舞和節目定下嚴格的條約,演出方必須對環境有完全的掌控權,包含光線、溫度、在場人員、進行方式等等一切有可能影響結果的條件。

因此Randi也在一開始就聲明,這次他只是以特別來賓的身分出席,無法在自己控制的條件下進行測試,所以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此次節目都不合乎Randi獎金條件。

節目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關先照高橋的方式表演一遍;第二關Randi得以加入部分控制條件。第一關很成功,結果高橋在第二關觸礁,先是答錯好幾次,然後又被其中一部攝影機抓到作弊。觀眾投票的結果是高橋 59,Randi 141。最後電視節目只有播出成功的部份,而失敗的部份被剪掉了,我想可能與高橋和製作單位的契約有關。

在這個事件結束之後,高橋舞的家長控告Randi妨害未來演出機會。

http://faculty.law.lsu.edu/ccorcos/biblio/daubertotherissues.htm

Self-professed psychic sues"Amazing Randi" for ruining her career.
Sixteen-year-old Maie Takahashi has charged James Randi with deliberately maligning her and ruining potential business opportunities based on her claimed psychic ability which would have been open to her in the Far East.

另一次是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心理學與精神醫學教授Gary E.Schwartz,此君不是懷疑論者,和李校長一樣是研究通靈的人,並且和Randi不合。以下取自他所寫的《靈魂實驗》一書(P.76~77):

騙局充斥的領域

從不同管道聽聞消息,一名年輕的亞裔美國女孩,住在洛杉磯,宣稱有能力從折疊封閉的紙片,辨識出裡面撰寫的文字。相關研究從她九歲時開始,進行已達七年之久,重重報導出現在中國大陸各個期刊,不約而同證實她的能力。

也有其他研究,包括一直不相信所謂靈媒的James Randi,則對此事提出質疑。

2000年初,琳達和我有個機會,當著一群來自台灣、北京、舊金山、多倫多等地的科學家面前,對這名已經十七歲的女子進行測試。實驗過程中,先將一組隨機的英文字母及0到100的數字寫在紙上,然後將紙折疊數次,確定看不見為止,最後再放入一個不透明的布袋裡。

我們同意參照先前在台灣進行過的實驗步驟,讓布袋綁在女孩的手肘上,並允許她的另外一隻手伸入布袋內,探覺紙張。

第一階段的實驗,的確驗證了超能力的說法。但是,許多測試的環節似乎引人垢病。於是我們設計了更嚴格的防護措施,重新進行實驗。

第二階段的測試沒有完成。

我們中途喊停,因為博士班學生蘿妮尼爾森發現,用來密封紙張的膠帶下方有藍色的棉絮,顯示中間動過手腳,讓紙張得以在布袋內打開,最後再重新封起來。

經過攝影機精密的檢查,證實了我們的疑慮:這名女子非常有技巧地矇騙大家,偷窺紙張內容。

我們向女孩及其母親表示,願意再做一次實驗,不過要按照指定的條件──女孩的手必須從頭到尾露在外面,並且中間要隔著屏障,不能讓她看到手或紙張。

顯然條件無法接受,所以沒再對這個女孩做進一步的實驗。

後來,當女孩家人對James Randi提起訴訟時,我們還提供書面文件給Randi的律師。雖然在許多地方與Randi存有歧見,但只要他是對的,我依然跳出來仗義執言。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恐怕是極少的機會,使我們站在同一陣營。

算我孤陋寡聞,其實我是最近才知道這兩件事的。好久以前李教授在中國時報連載的文章,曾讓我認為超能力或許有可能。兩年多前我去聽他演講,內容已經不只是氣功了,過度空泛的想像和滿天神佛,給人踏不著地的感覺。

演講中他繼續拿高橋小姐為主要案例,和Randi的那段則完全不提,十年來繼續將高橋視為有效研究案例。所以最近得知此事頗為訝異。

高橋或許真的有超能力,但就像考試,抓到一題作弊難道代表其他題目照常記分?從事爭議性的研究應該更加嚴謹。

nov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ccu
  • 我後來注意到他們用的昰 p value , 所以只要與平均期望值大很多 p value 就會很小 , 不是指成功比率很高

    另外那個 randi 基金會不要太信他 根據我以前觀察 所謂懸賞1百萬美金 根本就是騙局 對挑戰申請人 他們處理的方法常常昰拿一堆理由一拖再拖 當然一百萬的獎金永遠發不出去 然後對外說你看吧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人領走獎金
  • 有具體的例子嗎

    我也很好奇說

    novus 於 2010/01/18 23:17 回覆

  • P.W
  • 無聊的超能力

    高橋舞在幼小時,應該真的有一些靈能力,但隨著年齡漸長,『偏去個性』生增,靈能力消失了,只好作弊。

    神理正法的教誨,從來不把那些微小的超能力,當作一回事。人生在世,最重要是修正偏去個性而心安幸福,其次則是有益於人人的『真才實學』。《流浪者之歌》裡面,西達塔說『我不希罕在水上行走』,最後跑去作個河邊擺渡的船夫。

    這種超能力,令我想起《七夕之國》的結局:
    『這個世界....就連最微不足道的地方,都充滿了思念、智慧、失敗和重新再來的念頭。
    這比我們眼睛所見的大上幾十倍、幾百倍啊!
    跟這比起來,可怕的夢、看不到的枷鎖、獨特的超能力,都很渺小!怎麼可以為了那種事而犧牲生命呢!』───南丸洋二

    菊池俊夫讀了那麼多大川隆法的鬼扯淡(以及高橋信次所述神理正法),卻畫出《明王傳》《天空之門》這種嘮叨八股說教的爛作品,岩明均什麼靈不靈的都沒碰,卻畫出一部一部又一部經典。在我看來,理髮或作滷肉飯或統計學或寫詩填詞等等知識技藝,都比什麼手指識字要更了不起。
  • W
  • 我看過李嗣涔的演講影片,當中有播放華視拍攝的實驗過程。過程中套住手的袋子是被繩子綁在手捥上的,怎麼可能用另一隻手進去拆紙條?當然更沒有辦法從外面看到裡面了。http://tw.myblog.yahoo.com/here-existence/article?mid=1349
  • 關於你的疑惑,請參考上面 Gary E.Schwartz 的記述

    我有親自去聽李校長演講,不過好像只有看到照片,沒有影片,可能每一場演講內容都不太一樣吧。

    novus 於 2011/01/26 16:16 回覆

  • SomeOne
  • 袋子是被繩子綁在手捥上,
    一開始綁的很緊,但是等她寫出字的時後已經鬆了
    另外左手不時的去捏包住右手的袋
    很不自然喔
  • sunsoft
  • 哈哈,越是嚴謹,那些傢伙破綻也越多,理由也越多
    就差沒說出"大哥別這樣,我只是混口飯吃阿"

  • 訪客
  • 看來還真有人信 還真傻眼 若這傢伙 不是高學歷 不是台大校長
    試問 還有人會信否??? 怪哉.....話說 他說 手指能識字 能看佛 就有人信..還當科學 怪怪 我說 屁眼能進食 肚擠眼 能看 上帝 看佛祖 為何就是 媒人信 ...呵呵..
  • 滔滔
  • 頭上鼎光環 放的屁都是香的 那光圈 佛有人有上帝也有 還真他媽的 管用....話說.改天用嘴巴大小便 用屁眼吃飯..也不足為奇..人家還研究半天ㄋ....想半天..ㄋ...這世界真是 荒唐...
  • 滔滔
  • 手指能識字 能看上帝 叫做 超能力??? 你們也要..思考半天?? 想半天?? 傻眼..

    那改天用嘴巴大小便 用屁眼看上帝 是 變態 低能... 還是 也算.超能力?? 變態的超能力???....也思考半天 想半天???
  • 滔滔
  • 我不是鐵齒 只是好奇與納悶.. 既然手指沒視覺神經 都能幻想 識字見佛...那屁眼行不行..????? 不是有句話麻...萬物皆xx 因作如是觀... 天眼未必長在上半身的麻..
  • 滔滔
  • 下回用屁眼 研究試試 搞不好 能瞧見 外星人
  • Francis Liu
  • 我知道 很難相信
    但是看得到的人 不在少數
    只是都不願意惹麻煩不願意說
    屁眼當然行 腳底離眼最遠也行
    但是玩這個有什麼助益
    清醒點吧
    理智一點
    都是學科學的人 要有科學精神
    不是一開始不知道情形就妄下判論
    這很無知 也很無恥
    網路世界的確很大
    但是要找到犯法的人方法可多了
  • 訪客
  • 我覺得他們所做過的其中一項實驗,
    或許已經可以推翻『完全作弊』的可能。

    高橋舞當時只有小學四年級,
    而他們某項實驗包含了數種文字,
    分別是『藏文、阿拉伯文、希伯來文、英文』,
    其中甚至有『咒語』。

    李嗣涔教授說過,
    往往試題與宗教神祇名號相關時,
    高橋舞幾乎都會看到一片光亮,
    就算真的有偷看到試題內容,
    她恐怕得先瞭解這些文字的意義才行。

    如果要作弊,她必須想辦法從多種奇怪的文字中,
    分辨誰是神祇,誰是咒語,誰什麼都不是,
    而實驗的試題有部份會故意破壞文字外觀,
    根據之前實驗『佛』這個字的現象,會出現以下兩種結果,
    只要與神趾相關且內容完全正確的,她就得描述看到一片光亮,
    只要差了一筆一畫,或是部首離太遠,就得看成一般文字並且寫出,
    估計這一點對她來說是相當困難的。

    最有趣的實驗是 Sam 這個英文名,
    也被高橋舞看成一片光亮,但實驗其他英文字又很正常,
    唯獨 Sam 比較特別,
    李嗣涔說,Sam 是 Samuel 的縮寫,
    如果去查韋伯氏大字典看 Samuel 的第一個解釋,
    西伯來文意指 The name of God!

    結論,
    除非高橋舞真的瞭解這些特殊文字的神祇名號,
    否則在那些原本想踢館的物理學家現場監視之下,
    再加上部份試題道具同樣出自這些人之手,
    實在看不出要怎麼作假...
  • ryan
  • 手指識字的真面目
    手指識字真有可能嗎?答案是作弊偷看!高橋的作弊方法是她在布袋內把摺疊字條打開,並撥移到袋口附近,同時把袋口從手臂往手腕方向些微拉動,使袋口與手臂之間產生縫隙。兩眼觀察週遭觀眾,然後趁觀眾不注意時快速地從袋口縫隙偷看字條。這個技倆被美國的退休魔術師蘭迪(James Randi)於1996年在日本拆穿。有人認為高橋被抓到一次作弊,不能代表每次成功的表演都是靠作弊。眼見為憑,請上網查閱李教授的演講檔案,仔細觀察教授自己在演講中播放高橋表演手指識字的影片,即可親眼驗證該高超的偷看技巧。即使高橋戴著眼罩,她也是趁著要拿筆寫答案之前,摘掉眼罩,在一瞬間從袋口縫隙偷看字條,然後寫下答案。
    實驗的疑點
    教授對高橋進行100次試驗,提出〈手指識字之研究〉論文,在結論段指出「我們也發現能夠做到手指識字的關鍵因素,比如手掌溫度不能超過34℃,手掌要能放電,紙條不能用膠帶或漿糊黏死,戴眼罩或在暗室做實驗會增加顏色辨認的錯誤率。」。另外該論文的共同作者石教授在〈超心理學研究在台灣大學人體潛能專題課程〉一文中敘述「在『看』到字前,高小妹妹手中所握的矽偵測器會接收到光的信號,表示她手部發光是看到字的先決條件。實驗中未量到光的信號,通常實驗都是失敗,高小妹妹看不到字。 」、「高小妹妹聲稱,有時候字的顏色她是『聽』到的,有聲音告訴她正確的顏色。要能『看』到字,高小妹妹的手溫必須低於34℃。當她手上不戴手套時,手溫往往會上升到高於34℃,而無法『看見』字體。」。其實這些跡象正是高橋作弊的佐證,顯示握著字條的手必須套上袋子以利掩護(此原理正如同魔術師不可能讓兔子憑空消失,而必須先把它裝進袋子內才能令它消失。)、袋內字條必須被打開與袋口曾經被鬆開(因而袋內溫度下降、光線進入、電壓變化),才能成功偷看。可惜教授打心底一味相信「特異功能」,不以科學思維去深入追查這些疑點,反而繼續被唬弄,聽信什麼「神聖字影像」、「靈界師父」等胡謅亂掰的話,把「佛」、「耶穌」等所謂「神聖字」引申為進入「諸神的網站」所需的關鍵字。教授另一篇研究發現一百多位小朋友經訓練後,有超過兩成能夠練成手指識字的特異功能,更是令人懷疑:好幾個大人盯著一個高橋都被唬弄了,那麼如何能同時盯好一大群人而確保沒有偷看作弊呢?至於教授書裡所提的其他特異功能,諸如「藥片穿瓶」、「生物起死回生」,更是違反最基本的科學定律,令人啼笑皆非。
    100萬美元的挑戰
    所謂「特異功能」全是騙人的魔術手法,真正的魔術師表演時尚有時間限制與表演成功的壓力,而「功能人」表演時如作弊不成則能輕易以「情境條件不足」的理由搪塞。蘭迪痛恨所謂「功能人」的詐騙行徑,他創設「蘭迪教育基金會」,致力於教育民眾切勿相信這些騙徒,並從1965年就懸賞1萬美元(後來加碼至100萬美元)給能在該基金會成功表演超自然能力者,至今所有挑戰者不是被拆穿作弊就是失敗,沒有一個人賺到獎金。1970年代一名叫蓋勒(Uri Geller)的以色列人,自稱能用念力把湯匙折彎,還會讀心術,他曾接受幾位知名科學家的測試確認,獲得背書,藉由到世界各國表演而名利雙收。蘭迪揭發他的技倆並照樣表演,證明那只是利用道具的魔術手法。蓋勒與蘭迪纏訟多年,到2008年終於承認自己不是「功能人」。


  • ryan
  • 手指識字:虛構唬爛的法術,不入流的魔術,卑鄙的騙術。
    鐵證如山,欲知詳情如何,請上"光影記事"部落格看看版主phantoms 與本人的對話吧。
  • ryan
  • 作弊影片
    www.youtube.com/watch?v=hr_dWsril2k
  • 峟林
  • 過度空泛的想像和滿天神佛,給人踏不著地的感覺。
    ===============
    在2003~2000之間美國油田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龍捲風,美國很擔心那龍捲風帶來的傷害,結果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簡直市奇蹟中的奇蹟。那是佛菩薩處理的。
    台灣南部10多年了也沒有颱風進來肆虐,那也是佛菩薩處理的。
  • 峟林
  • 以上我親自做了10多年的效果拿出實跡給大家驗證。當然除了我還有其他的佛弟子也在處理,不能說全是我做的,但我是在這個年代中的第1個發起人。
  • 訪客
  • 既然这篇文章说高橋舞在日本被James Randi抓到作弊,而且还TV录像了,那么为什么不提供录像给大家看?让我们自己根据看到的事实来判断高橋舞手指识字是否是真的,而不是这篇文章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情况下来否定她、毁辱她!!!

    如果让我在James Randi和李嗣涔博士(原台大校长、斯坦福大学的博士)之间做一个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李嗣涔博士!!!
  • Eric
  • 樓上有人提到李嗣涔先生說要在實驗中加入藏文等~所以以我所知澄清一下
    依據李嗣涔先生聲稱投稿國際照護期刊的原稿研究成果~
    http://sclee.ee.ntu.edu.tw/mind/humandoc/dialog.pdf

    第三組圖...
    那是藏文寫成,T小姐(.就是高橋小姐.)完全無法臨摹出藏文,只回報字的顏色...

    依照李先生文章裡所說,手指識字是(((臨摹))).也就是依照高橋小姐腦中圖像而畫出的字.甚至是(聽)來的.(所以高橋小姐本身認不認識那個字是沒有關係...).既然依照李先生所言

    就算沒學過藏文或阿拉伯文,要你用眼睛看,一邊臨摹,就算寫得歪七扭八,也能看出個樣子來吧?<---請注意對高橋小姐是圖像.

    那為何換成藏文..高橋小姐就破功了..??..

    後來有其他老師以此希望李嗣涔先生,應該實驗中不要使用中英文..而加入其他複雜文字...如藏文或阿拉伯文等陌生文字,這樣才符合他文章中的理論

    但是李先生至今也沒有進行(至少沒有展示加入此點的新的實驗結果),不然就推說高橋小姐手指識字的功能因為被冒犯而喪失,或是當天身體不舒服等
  • 成和平
  • 文章中的「藍色棉絮」,其實是染色的紙屑,可能是高橋舞在手指上預先沾了一種化學藥水,在搓揉的過程中,將紙團裡的字印在手指上,以便伸出布袋時偷看,卻留下一些碎屑在紙團內。
  • 成和平
  • 藍色原子筆寫下來的字,經過潮濕的手指搓揉,就會出現藍色棉絮。這是一種魔術手法。
  • 馮祖定
  • 確實有磁場的影響力.我幫很多人命名.個性都按照五行數術行走.數字代表磁場.我很想拜請李教授.用數字做實驗.因為姓名有五行和數字.例:馮祖定.是用12.10.8.來測試.用任何人都可以!得到答案會異想不到的.不知您的實驗後.是否也有同樣結論!希望給予機會!感恩!謝謝! 馮祖定 敬上
  • Hauer
  • 李校長的演講我看了幾場,先不論事實,他本人是不斷的強調實驗、實驗、再實驗。 由不同的團隊、不同的實驗室、不同的對象、不同的國家、時間、地點,均能重複測得相同或類似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初步接受手指識字的事實。 就這個精神論點,我相信已經足以打爆各大部落格、論壇試圖攻訐李校長的粗淺言論,先不論看見佛光是否戳破基督教的一神信仰,就光是台灣大學內部的物理系教授,對電機系的李校長搞這種物理理論就非常不爽,但我從2005年看到2016年,沒有一個人可以拆穿李校長的實驗,因為李校長的實驗在中國大陸、日本、美國,只要按照他的步驟操作,均能獲得實驗成果。 網上反對者常常提出高橋舞1996年作弊被魔術師抓到云云,但重點是手指識字的現象不是只有高橋舞有啊!! 況且1996年的作弊即使為真,那高橋舞又如何能在近十年內不斷通過重重嚴格的測試,阿不是說作弊手法被發現了嗎? 所以說反對者不是不能反對,但拜託用點頭腦說話,若真的是觸其宗教信仰的推翻而惡意攻訐帶動科學進步者,我只能說愚昧愚蠢至極,未來死後即使進入訊息場,也不過是一條無明的走狗,被人驅使利用而已。
  • 這篇文章重點在於其他人試圖重現實驗時,發現他的實驗設計存在重大漏洞,太容易作弊。這和實驗對象是不是高橋舞其實沒有多大的關係(只不過高橋舞在外面比較活躍,被人發現問題時恰好是她而已)。

    反而是李校長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向外界說明他該如何改進實驗,完全無法回應疑慮,這不是做科學的方法,只會讓這個領域浪費更多時間與資源,無法推動學術上的進步。

    novus 於 2016/11/20 23:30 回覆